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雨

没有人能只依靠天分成功.上帝给予了天分,勤奋将天分变为天才

 
 
 

日志

 
 

一张百元大钞的艰难历程  

2010-12-10 12:24:31|  分类: 新闻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字。我本无情

 

我是一张还没有去除油墨味的百元大钞。在印刷厂里只呆了一天的时间,便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被一双大手接到了一个密封的保险柜里。

我正和那些兄弟姐妹们交流着情感的时候,又一双手将我从保险柜里取出,还没来得及说声告别,便被那一双手码在了一个叫做“取款机”的机器里。

说实话,我很恐惧。我不知道我会被那个叫做人类的奇怪生物带到哪里?那个叫做人类的奇怪生物有时候看见我们的时候会两眼放出一种叫做欲望的光,而某些时候我们却成了他们泄愤的工具。上个星期,我的一位同宗兄弟被一个称为90后的雌性生物用一把打火机结束了生命。火光燃起的那一秒,任凭我那同宗兄弟如何扯着嗓门高声呼救,那一脸稚气的90后终究是充耳不闻。那冷漠的目光和嘴角轻蔑的笑容让我们感到不寒而栗。可怜我那同宗兄弟仅仅来世间走了两天,身上的油墨味还未曾散去。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存在的价值,便这么被草草结束了生命。我一直在想,接走我的那个人类又会怎么对待我呢?

下午14:32分,当时的我还躺在“取款机”里午睡,只听得咔嚓一声,一道刺眼的太阳光结束了我全部的睡意。只一秒钟的时间,我便被一双满是树皮般皱纹的手塞进了衣袋里。

14:45分,我已经躺在了一张破旧不堪的抽屉里,在我的身旁躺着一两张和我同等面值的钞票外,剩下的几张都只是破旧不堪的毛角票、还有一捆被包的严严实实的一元硬钞。

屋子里除了一张床,再也看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杂志、纸盒、各种各样的塑料瓶子和一些废旧物品堆满了屋子的另一端。

16:30分的时候,我被老树皮带到了菜市场,老树皮一直在那满眼的蔬菜和肉制品面前晃来晃去,不知道该买什么才好。几次欲将我从口袋里掏出,问了菜价后又将我塞回了口袋。一边摇头一边感叹:什么时候100块钱买不到什么东西了呢?

而后辗转至米行,问了米价后又开始犹豫起来,两分钟后还是决定将我从口袋里掏出,换回了30斤大米和找回的20块钱。

就这样,16:40分的时候,我躺在了米行老板的抽屉里。

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米行的老板从抽屉里取出五六张和我同等面值的钞票,拉上了店铺的卷帘门,往屋后的小巷子里走去。

一张油腻腻的小床上,米行老板开始咿咿呀呀的叫唤起来。而我此时此刻正躺在被米行老板压在身下的女子的胸衣里。

凌晨1:05分,胸衣女子数完那一张张钞票后,开始点燃一根烟。有另外的女子拍了一下胸衣女子:今天收获不小啊。

胸衣女子吐了一口烟圈,翘起二郎腿:“他娘的,老娘嘿咻了半天,声情并茂的表演了一番。那个死猪才给了两张票子。这两张票子还不够老娘和姐妹们吃夜宵的。以后那死猪再来,老娘不接他的客了!”

第二天10:12分,我从胸衣女子的衣袋里跳了出来,换成了两条毛巾、一箱牛奶。

就这样,我从老树皮的手里一路辗转,先是米行老板、再是洗头房的小姐,再是商场会计。至今为止,已经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时间对我而言,是个模糊的概念。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躺在一位年仅五六岁的孩童的手里。我以为我的命运从此会有所改变,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周围的兄弟姐妹们早已是老态龙钟、伤痕累累。无一不是缺胳膊、少腿。

那个五六岁的小孩儿看了看我,眼里并没有从前我所见过的那种光芒,他拿起我之后来到一家小卖铺里,指着一包小小的糖果,将我递给了超市里的收银员。随即转身离去。

我一脸疑惑,记得从前的时候,100块钱虽然已经贬值,但至少还能买点蔬菜和粮食。怎么隔了几年的时间,100块钱就沦落到只能买一包糖的地步了?

我一面伤感着,一边抹着眼泪。

当我再一次出现在阳光之下的时候,已经不知道又是多少年过去。此时的我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巨大的麻袋包里,周围的兄弟姐妹们都面露哀伤。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大伙这般伤感。

   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大哥摇着头说:现在的我们已经一钱不值,这一麻袋的钱至少数亿元,居然只能买一包米啊!记得曾曾祖父曾经和我讲过在他还是孩子的时候,听的曾祖父谈起他小时候遭遇的钞票贬值的事迹,48年的时候国民党的法币膨胀连带物价飞涨,物价狂涨反过来又加速了法币的流通速度和贬值速度,乃至印刷的钞票还末出厂,已不及自身纸张和印刷成本的价格了。到后来出现一麻袋的钞票只能买一粒米的田地。想不到若干年之后,我们也沦落到如此田地了啊!

   我惊愕,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这时候,伸出一双手来拎起了那一麻袋的钞票。将我们随手扔在了一辆电瓶车上。原本用绳子缠绕着的袋口不知道怎么的松散了开来,有几张钞票便随着一阵飘过的风飘扬了起来,落在了路边的草地里。而我也随着那阵风飘扬起来。

   麻袋的主人并没有留意到少了几张钞票,依然跨上电瓶车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路口。

   我一直飘。一直飘。直到风停。而我也因此飘落在人群拥挤的大路上。但,没有一个人留意到我。

   我就那么看着人来人往、车来车往。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风风雨雨,而我也因为饱受风雨露宿而变得面目全非。

   某一天有一阵风吹过,让我再一次飘扬起来。

   风停的时候,我躺在了一个公园的草地上。

   不远处,有一五六岁的小孩儿和他的母亲在玩着躲猫猫。我看着那一幕温馨的画面,开始怀念起从前的时光。

   小孩儿在前面跑,母亲在后面追。

   当跑到我面前的时候,小男孩停下了奔跑的脚步。

   他捡起了我。

   我以为我从此停止了漂泊,却不料,那男孩儿带着我走到一个垃圾桶前,只轻轻一抛,我便躺在了那堆垃圾里。成了一张废纸。
  远处的钟声响起,我挣扎着探了探身子,却见得那钟的时间栏里一组红色的数字跳跃着进入了我的眼中:2025年4月1号。时间:13:25分。

  评论这张
 
阅读(4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